任重道远 静待花开——编剧啸风谈中国电影走向世界

    韩国电影《寄生虫》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出人意料地拿了包括戛纳、悉尼、金球、奥斯卡等近40个奖项,一时间风头无两成了全球各大媒体的焦点。虽然疫情挡住了其票房的发酵,但还是让一向高高在上的好莱坞惊呼不已。这可是近邻啊,在国人眼里无疑还是个小国,能在风云频起的电影世界里捷足先登取得令人侧目的成绩,这无疑再度引发了国内电影人对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思考。

    初春时节,本刊电话连线编剧啸风,请他就此谈谈看法。啸风说每逢岁末年初这个事都被一再提及,去年末还在横店就此开了业界各方翘楚参加的讨论会,大家虽然给出的答案不一,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就是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中国电影走向世界是大势所趋迟早的事,至于《寄生虫》只是看了剧本影片还没看过。就东西方电影而言,记忆中有一部影片印象深刻,片名好像是《24小时:末路重生》许晴和伊桑.霍克主演,两人在片中一柔一刚阴阳相济,使得整部影片出人意料地充满了中国道家文化阴阳调和的意味,要知道西方文化是不讲究甚至还有意无意抵触东方文明符号的。还不止这些,伊桑.霍克饰演的绝命杀手还把自己多舛的命运归咎于报应,这可是佛家思想的内核啊,这就让人不能不多想了。看来,不仅仅是中国电影想走向世界,具有奥斯卡话语权的好莱坞导演们对神秘的东方文明同样有着超乎我们想象的好奇心,不仅如此,这也是不是从一个侧面说明好莱坞们也在试图弄清楚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进而中为西用为日渐没落的好莱坞大片找出一条突围的路子。由此看来,同样讲穷富人命运的《寄生虫》此番获奖无数也可算作是一个佐证?!

啸风 日本电影剧作家协会理事长、编剧加藤正人《火花》、《时空之轮》
 
    事实上中国电影人一直都在走出去的路上,只可惜常常功亏一篑不能如愿,以至张艺谋甚至写信给好莱坞巨头“不要光贪图中国的市场,也要会做人把北美市场让出些来”,我们可以理解这是国师因了《长城》、《金陵十三钗》等片票房不尽人意有感而发。只可惜对好莱坞这样视市场如命的强者,让,是不可能的!这也不能全怪人家,要知道美国80%以上的GDP是靠第三产业支撑,影视娱乐更是占了其中的一半还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是关乎人家生命线的事,中国呢,我们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体系,第二产业占GDP80%以上,第一、三产业占比不足20%,影视娱乐更是微乎其微,这是国情也是差距,更是我们常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反映。问题来了,既然让的路行不通,那么闯呢?李安算是闯出去过,却莫名其妙地被贴上了国际大导的标签。张艺谋、王小帅、贾樟柯们也闯过,结果也都在那儿。

啸风 BBC著名纪录片导演David Ray
 
    除了缺少话语权,还有什么挡住了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呢?

    这里面原因确实比较复杂,这些年和一些同行对此也多有交流,有国外导演曾经直言不讳,在他们眼里的一些美国垃圾大片,在中国竟然有100多个城市同时上映,而且还都是一线城市,这在他们那里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居然票房还都不错;《寄生虫》获了奖,韩国总统文在寅请剧组在府里吃饭,除了表扬,最出彩的莫过于风轻云淡地把反映穷富人尖锐矛盾的主题化解为这不是韩国独有,而是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同时还再三申明此后对电影拍摄不干涉不限制,这些事已是超出了电影本身自不多言;还是说回影片本身,我们想要走出去的第一思路就是在片中加入西方元素,《长城》、《金陵十三钗》莫不如此,这有点像欧美想拿国内市场在片中加入东方元素一样,如《24小时.末路重生》、《超体》、《降临》等。两者虽然想法一致存在的问题可就大不一样,初衷与结果也就大相径庭。太熟悉好莱坞套路的国内年轻观众甚至觉得《长城》里的马特.达蒙们不过是一个扁平的符号而已,其内容甚至肤浅到想要仅仅靠色彩和漂亮的脸蛋去表述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这怎么可能,中西方观众都不买账也就在所难免了。纽伦索瓦在《降临》里凭着一个西方人对东方传统文化的粗浅认识和特有敏感,就想图解其最精华的内核,似是而非地讲了一个有关因果循环的故事,表面看上去好像竭力想在内容上深一点,以致深到观众完全看不懂影片在说什么,更谈不上中西方价值观的融合了,这也就直接导致了该片国内票房不足一亿的惨败。

啸风 好莱坞著名编剧Mike Reissue《功夫熊猫3》、《辛普森一家》
 
    在我看来,《长城》的浅薄在于有点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意味,而《降临》的貌似太深又有点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不知所云的蒙圈,路子当然都是行不通的。法国导演吕克.贝松的《超体》倒是不错,它在科幻的外壳下注入了东方维限的概念,只可惜理解不透没能自圆其说。再来看《金陵十三钗》,从小说到电影,都在竭力讲战争背景下秦淮河边的妓女不惜用生命换取女大学生生命的主题。遗憾的是在西方人的价值观里,生命对每一个人都同样宝贵,并无高下贵贱之分,价值观的不同让他们觉得整部电影都是莫名其妙的,同样从一开始也就注定了不被看好不被认可的结局。这一点《寄生虫》就做的好多了,至少是讨巧的多,如果人类剔除了社会、政治、道德等各种七七八八的分类和界定,这世界就只剩下穷人富人的唯一区别,换句话说,是不是《寄生虫》有意无意地关注了好莱坞一直以为的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事,就像此次疫情那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一样,《寄生虫》走的是东西方融合的路子,引起共鸣而获奖也就不奇怪了。

啸风 好莱坞著名编剧Raymond Singer《花木兰》、《女权天使》
 
    不能不说的是之前有人居然认为中国走向世界不能只靠传统文化,这是一种学识浅薄还是只摸到了中华文明的皮毛,事实已经给出了答案。中华民族之所以伟大,在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底蕴,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突围之路非此不可!舍此,我们拿什么和人家几百年的技术积淀和口碑去拼,又如何拼得过?当然,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思考的还有如何调整方向加快中国电影融入世界的步子,至少是要让人家看得懂对吧?此外是不是还要像华为弯道超车制定5G标准一样,尽早取得中国电影在全世界的话语权,也许这才是我们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此次突发的疫情再一次验证了人类命运的不可分割性,在这条起跑线上,是不是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提供了良好的契机?!任重道远,静待来日花开。
 
    啸风  编剧、制片人,代表作《留在苍茫大地》、《正西风烈》等。作品获“五个一、“夏衍杯”、“曹禺杯”、全国文学艺术大奖赛特等奖等。